【最新】注册送体验金网站-2017注册送体验金-注册免费送体验金

主页 > 冬虫夏草系列 >

【冬虫夏草的历史记载】冬虫夏草的历史记载

冬虫夏草的历史记载
 
一.藏医药记载的冬虫夏草
 在藏医药理论中,人体由“培根”、“龙”及“赤巴”三部分组成。
  公元15世纪《医学千万舍利》记载:冬虫夏草能清“龙”及“赤巴”病。
  《金汁甘露宝瓶札记》记载:“冬虫夏草味甘,性温。滋补肾阴,润肺,治肺病、培根病。”
  《图鉴》记载:“冬虫夏草生长在高山雪线灌丛林地,清肺热,治肺病,培根病。”都提到治培根病。
  《新编藏药配方》:“滋补强身,阳痿遗精,体虚多病,支气管炎等症。”
  《新编藏医学》:“治腰膝酸痛,阳痿遗精,体虚多病,支气管炎等症。”
  《西藏冬虫夏草》:“治老年慢性支气管炎,肺结核,肺气肿及肺炎等症。”
    《藏医药》:味甘、性平。补肺益肾,强精,化痰。主要用于肾腰疼痛,阳痿遗精,虚弱老损,老年性慢性支气管炎。
 
二.其他医药书籍关于冬虫夏草的记载
 
  冬虫夏草是与参、茸齐名的珍贵滋补品,1300年前医药书籍已有记载,在民间流传超过2000年,在数千种中草药中,没有任何一味可以单独替代冬虫夏草。冬虫夏草“味甘,性平。归肺、肾经。补肺,强肾,益精气,理诸虚百损”的描述,是中华民族千年经验与智慧的总结。正是因为冬虫夏草成为中医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才会流传至今。
  中国古代医药书籍和著作《月王药诊》(亦译《医法月王论》)、《藏本草》、《图鉴》、《吾三卷香》、《金汁甘露宝瓶札记》、《寿世保元》、《本草备要》、《本草二经》、《黔囊》、《本草问答》、《本草从新》、《本草纲目拾遗》、《药性考》、《本草再新》、《柑园小识》、《四川通志》、《本草图说》、《纲目拾遗》、《文房肆考》、《本草正义》、《重庆堂随笔》等等古医药书中都记载了中国冬虫夏草。
  公元710年,唐中宗时,金城公主嫁到西藏,再次带来了大批医药人员和书籍,并将《月王药诊》译成藏文,它是现存最早的藏医学著作。其中首次记载冬虫夏草功效—治肺部疾病。
  公元780年,《藏本草》也记载了冬虫夏草“润肺、补肾”的功能。
  公元863年,唐代段成式随笔集《酉阳杂俎》记载“菌生于蜂”的虫草属自然现象。
  15世纪,《甘露宝库》记载了冬虫夏草。日本金城典子博士的译文如下:“冬虫夏草能够恢复身体失去的精气,调理全身的身体机能,除去因为过于偏重体力的增强而产生的疾病,避免罹患消化器官方面的疾病。对于任何疾病都很有效,无副作用,是具有多种效能的宝库。”
  1615 年,明朝内府大御医、著名医学家龚廷贤的《寿世保元》中《药性歌四百味》记载:“冬虫夏草,味甘性温,虚劳咯血,阳痿遗精。”
  清1683—1840年间,有大量关于冬虫夏草的记载:
  袁栋的《书隐丛谈》中记述陕西出虫草的“昔有饷余一物,名曰夏草冬虫,出陕西边地,在夏日为草,在冬则为虫,故以是名焉。”
  朱排山的《柑园小识》中记载:“冬虫夏草生打箭炉,冬生土中如蚕,较蚕差小,如三眠状,有口眼,足十有二,宛如蚕形,苗不过三、四叶……”“以酒浸数枚啖之,治胶膝间痛楚,有益肾之功,以番红花同藏则不蛀。或云:与雄鸭同煮食,宜老人。”
  1694年,汪昂的《本草备要》:“冬虫夏草,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止劳咳。”
  1757年,吴仪洛的《本草从新》:入肺、肾经。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治膈症皆良。……保肺气,实腠理,补肾益精。主治:肺虚咳喘,痨嗽,痰血,自汗,盗汗,肾亏阳痿,遗精,腰膝酸痛。
  清龙柏(佩芳)的《药性考》(原名《太医院手记》):“味甘、性温、秘精益气,专补命门……甘平,保肺益肾,补精髓,止血化痰,已劳嗽,治膈症皆良。”
  檀萃的《黔囊》记载:“夏草冬虫出乌蒙塞外,暑茁土为草,冬蜇土为虫。”
  《青藜余照》记载:“四川产夏草冬虫,根如蚕形,有毛能动,夏月其顶生苗,长数寸,至冬苗槁,但存其根,……”
  1765年,赵学敏的《本草纲目拾遗》记载:治膈症,蛊胀,病后虚损。“夏草冬虫,功与人参同,能治诸虚百损。以其得阴阳之气全也。……功与人参、鹿茸同,但药性温和,老少病虚者皆宜食用……”“冬虫夏草性温暖,补精益髓,此物保肺气。”“周兼士:性温,治盅胀,近日种子丹用之。”
  1778年,唐铨衡的《文房肆考》记载:孔裕堂,桐乡乌镇人,述其弟患怯,汗大泄,虽盛暑,处密室帐中,犹畏风甚,病三年,医药不效,症在不起,适有戚自川解组归,遗以夏草冬虫三斤,遂日和荤蔬作肴炖食,渐至痊愈,因信此物之保肺气,实腠理,确有征验,嗣后用之俱奏效。
  1791年,徐昆的《柳崖外编》:和鸭肉炖食之,大补。
  1808年,王秉衡的《重庆堂随笔》:“冬虫夏草,具温和平补之性,为虚疟、虚痞、虚胀、虚痛之圣药,攻胜九香虫。凡阴虚阳亢而为喘逆痰嗽者,投之悉效,不但调经种子有专能也。”
  地方志《四川通志》记载:冬虫夏草出里塘(土司名,今四川理化县),拨浪江山。明谓之温暖,其说其是,又称其补精益髓,则盛言其功效耳,不尽可凭也。此物补肾,乃兴阳之作用,宜于真寒,而不宜于虚热。
  秦武域的《闻见辩香录》:“土人剖而食之,云其性热,大滋补。亦有阴于束为把以馈遗者。”
  李心衡的《金川琐记》:“俗称虫草初生,朗芽一缕如鼠尾,长数寸,无枝叶,杂生细草中,采药者需伏地寻择,因芽及根。虫 形未变,头嘴倒置土中,短尾对生,背有蟞曲纹,棱棱可辨,芽从尾出,盖直僵蚕,非仅形似也。然剖之,已成草根。每岁唯四月末及五月初可采,太早则蛰虫末变,太迟则变成草根,不可辨识矣。”“味甘乎,同鸭煮,去滓食,益人。”
  1840年,姚澜(又名维摩和尚)的《本草分经》:甘,平。补肺肾,止血化痰,治劳嗽。
  赵学敏的《本草再新》:“有小毒,入肺、肾二经。”
  擅萃的《滨经》:“夏草冬虫出乌蒙(今云南昭通市,辖境在今云商省牛栏江以北地区)塞外,暑茁土为草,冬蛰土为虫。”
  齐学袭的《见闻续笔》:“渝斋丞著《本草图说》,多于时珍纲目者数千种,接滇时复得异卉数百种……其奇形异色。真有思议不及者。有冬虫夏草,冬则虫蠕蠕而动,首尾皆具;夏则为草,作紫翠杂色。山中人取其半虫半草者营之。植物动物合为一气,何生物之奇也。”
  《本草二经》记载:“入肺肾二经。”
  1848年,吴其撂的《植物名实图考》:“羊城(今广州)采以为譔,云鲜美,益与啖禾虫同。”
  1875年,《吾庐笔谈》:“冬虫夏草乃植生而冬动物,今闽、广尚有之。”
  1920年,张山雷的《本草正义》:“入房中药用……此物补肾,乃兴阳之作用,宜于真寒,而不易于虚热,能治蛊胀者,亦脾肾之虚寒也。……赵氏引诸家之说极多,皆言其兴阳温肾……”。
  1941年,《本草用法研究》:“此物一虫一草,一热一寒。夏草性寒,单用令妇女绝孕无子;冬虫性热,壮命火,益精髓,补肺肾,实腠理(读音同凑,意:肌肉的纹理)。两者同用则甘,无毒,养肺益阴,化痰,益气,止血,治劳嗽膈症,诸虚百损。”
  《得毂轩丛膘》:“土人往往取以炖鱼肉鸡鸭食之,大补肾水;亦可配合补药老年人食之更宜。余求得数十枚,溶示于人。或曰,人患心头疼。以此虫煎汤食之,立愈,永远不发。”
  《七椿园西城闻见录》记载:“夏草冬虫生雪山中,夏则叶歧出类韭,根如朽木,凌冬叶干,则根蠕动化为虫。入药极热。”
    《吾三卷香》记载:“冬虫夏草可治胃痛,筋骨疼痛。”
三.古代医者对冬虫夏草的评述
 
  张山雷(1872—1934)评:“冬虫夏草,始见于吴氏《本草从新》,称其甘平,保肺,益肾,补精髓,止血化痰,已劳嗽。近人恒喜用之,皆治阴虚劳怯,咳嗽失血之证,皆用吴氏说也,然却未见其果有功效。”
    赵学敏(1719年—1805)按:“……冬虫夏草入药可以治疗各种虚弱损伤,正是因为它得到的是阴阳两种地气,所以很全面。”
 
四.国外关于冬虫夏草的记载   
 
  明代中叶1400—1465年间就从浙江传到日本,并在贵族中广泛食用。
  1726年由欧洲的传教士尚加特利茨库把从中国西北采到的冬虫夏草带到法国,由Reaumur在法国科学院的学士大会作了介绍,并登在会议纪要上。
  1878年由Saccardo归为虫草属Cordyceps,冬虫夏草的研究在国外引起重视,中国虫草也开始驰名于世。
  1943年,Berkeley鉴定了中国的冬虫夏草,正式定名为:中国虫草Sphaeri sienesis。
  等。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记载
 
  冬虫夏草(Dongchongxiacao Cordyceps)
  本品为麦角菌科真菌冬虫夏草菌Cordyceps sinensis (Berk.) Sacc.寄生在虫草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尸体的复合体。夏初子座出土,孢子未发散时挖取,晒至六七成干,除去似纤维状的附着物及杂质,晒干或低温干燥。
  【性味与归经】 甘,平。归肺、肾经。
  【功能与主治】 补肺益肾,止血化痰。用于久咳虚喘,劳嗽咯血,阳痿遗精、腰膝酸痛。
    【用法与用量】 3—9克。

      猜你喜欢
    换一换
    【冬虫夏草的历史记载】冬虫夏草的历史记载
      冬虫夏草的历史记载 一.藏医药记载的冬虫...